章习做了个梦

鸟和虫

#1

文是只懒鸟。

他的懒是森林公民公认的。

为什么说他懒?大概是因为他从来都不是一只想早起吃虫的鸟儿。这对于一个天还未亮公民们就为一天生计而活动开来的森林来说,日上三竿赖在窝里醒了都不起来的文,的确很懒。

虽然是只懒鸟,但文找食物的本领那可是没得话说的。哪片草地生长着易结草籽的植物,哪种植物的果实多汁甜美,哪种草籽又适合长时间保存,他都知道地清清楚楚。看过文出窝的森林居民们无一不称赞他低空飞行的身姿和他那胸前鲜红羽毛划出的亮眼弧线。

上午,文从窝里悠悠醒来,初夏的太阳还是暖和的,天气很好,可惜新搭的窝里已经没有食物了。于是他起身摆摆翅膀,顺带偏着头用喙梳理梳理自己的羽毛,出门了。

“女儿啊,看见没,那速度和那毛色,做我女婿怎么样,要是老娘年轻个几岁……”一只杂色鸫叼着几只千足虫立在窝前望着刚刚从自家门前飞过的旅鸫发怔。

“娘诶你快把食物放下,我们快饿死了啊——”

“发春也等会发啊,我们虽然都是鸫科类,但是你跟他没结果的啊,物种隔离啊——”雏鸟在窝里叽叽喳喳地叫也丝毫没有影响她。

这种夸赞他已经习以为常了。刚来的时候他还会好意地停下来说句谢谢,然而停下来却好像引起了不太好的混乱,所以他现在都是无视了。

“爸!快走!”泥巴堆里一条小蚯蚓滚啊滚笨拙得跟一条大蚯蚓滚在一团。

“蠢儿砸你干嘛呢!”大蚯蚓气的浑身颤抖也没把自己从跟儿子打的结里挣脱出来。

“爸!照顾好弟弟妹妹们,我会想……诶?爸!太好了,那只旅鸫没有发现我们!”小蚯蚓劫后重生望着飞远的旅鸫激动得扭着身子。

“老爸带你出来见世面忘记告诉你了,那只旅鸫他不吃肉,诶!蠢儿砸你!你别扭了!”大小蚯蚓在泥巴堆里扭成一团越缠越紧。

“爸……”小蚯蚓冷静下来,松了力道,一扭一扭地退开两步,“我有……两个了……”望着被松开后身子断成两截的老爸怔住。

“你个逆子——”泥巴堆上回荡着两声咆哮。

这种场面文也懒得搭理了。他不爱吃肉,因为带肉的不方便储存。按文的慵懒程度和生活习惯,不方便储存的食物不值得考虑在内。至于或许还有一些文的个人原因,就不是森林公民能猜测和推断出来的了。



 #2

哗啦哗啦——

一天大雨。

“今天也是个不适合出窝的天气呢。”文从窝里头储存食物的地方啄了几粒草籽仰头咽了下去,又偏着头用喙梳理梳理自己的羽毛,便在窝里闭着眼睛休息起来。

“嘿咻嘿咻……”大树的枝叶挡住了大半的雨,一条毛虫一边哼着歌一边努力地慢慢在树枝上爬着,“早起的虫儿有鸟吃嘿咻嘿咻……”

这只傻虫,喜欢冒险还不知天高地厚。

刚从卵里爬出来就滚了几圈,先是撞到了边上云杉的根,然后又晕乎乎的把自己滚进泥堆里,出生张开嘴第一口吃的不是草而是泥巴。也真是命大,正好钻到别蚯蚓家挖新窝的路上,被一条成年蚯蚓救了下来,索性跟他们成为了地上地下的邻居。这是傻毛虫出生第一天的事。

看着自己爬出来的那个地方还有好多弟弟妹妹在卵里挣扎,傻虫扭着身子过去用头一拱,一条妹妹轻松冒出了头,然而还没有呼吸够就僵硬了身子,傻虫吓傻了,来自于天性的莫名一抖,还没伸回来的头跟着一抖,小妹妹的卵干脆直接被翻了个头。

当天晚上,小蚯蚓钻过来串门。

“诶,毛虫你怎么这么早就睡了!不像你啊。”小蚯蚓一脸疑惑。

“啊?是……是嘛?可能……今天草吃多了吧哈哈……”傻虫打着哈哈。

“那你抖什么呀?”小蚯蚓一脸不解。

“啊?是……是嘛?可能冷吧。”傻虫敷衍着。

“那你……”小蚯蚓一脸担忧。

“睡着了!”傻虫头一偏闭上眼睛继续抖,妹妹啊,你去找天国的马克思爷爷吧,不要来找我啊。

小蚯蚓一脸懵懂傻乎乎地离开了。这是傻毛虫出生第一周的事。

现在,毛虫出生都有半个月了依旧和个傻帽似的,听着邻居讲述自己从一只旅鸫的嘴下死里逃生的经历后,它心里头啊,就惦记着,所谓虫生苦短,就该去会会这只不吃虫的傻逼鸟。

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所以这只傻虫花了一天时间去搜集了关于文的一些消息,综合起来就是,长得貌似不错,习性特殊不吃肉,懒得很,除了找吃的就基本不出窝,貌似就是这个春天才迁过来的,自己一只鸟住在森林里这棵云杉三米高的一个向南的树枝上。

于是,了解清楚之后,兴冲冲的毛虫就开始了“旅程”。



#3

“嘿咻嘿咻…嘿咻…嘿…”一步一步,在鸟窝边支起自己的前半个身子,傻虫探着头向窝里瞧。窝里光线不明,只看到一大坨物体堆在角落里,窝里散发着丝丝果子和草籽的香气。毛虫想,这只傻逼鸟都这个点了怎么还不起床,大把生命都被浪费了!然后毛虫头一伸,身子就悄悄钻了进去。

扭动着身子慢慢靠近那个发热生物,越近越能感觉到他身体的温度。真温暖,如果我能跟这只傻逼鸟打好关系,说不定还能呆在这个窝里,有暖源,有食物,想想自己出生这几周里的日子……

这只鸟有魔力!!!自己在爬进窝里之后就被这股温暖蛊惑了,竟然还想着就这么浪费掉自己的生命。虽然每天的生活都充满危险,但是自己可是一直都乐此不彼的,怎么就想着如此安逸度日了?热乎乎的鸟身已经近在嘴边,本来只是想会个面,然而却被这温暖蛊惑得张嘴就是一口咬下去!

文只是眯着眼睛休息,灵敏的耳朵早已接收到窝口悉悉索索的声音,然而他就是懒得不想动,谁知自己肚子被那鬼鬼祟祟的东西咬了一口。不痛,怪痒痒的,于是文站起扭扭身子,趁那个小东西还没反应过来迅速一蹲,傻虫就被文孵蛋似地压在肚子下。

“尼快……快付开我……要屎了……”难道傻虫还没来得及跟目标来个正式的照面就要这么去见天国的妹妹了吗?

“一……二……三……”文恶趣味地数着,然后再慢悠悠的起身退开两步,那个小东西缩成一个圈,爪子探过去按在圈上,肉肉的触感,这东西,真是好久没吃了啊。

文的爪子用力一压,傻虫,卒。鸟嘴叼着傻虫仰头咽了下去,嘎巴嘎巴,好久没吃肉了,真好吃。文舔舔嘴又窝下去睡了。全剧终。诶!跟剧本不太对啊,重来重来……

文的爪子轻轻用力,把遭受重击还没恢复的傻虫抓起来砸了两下,鸟嘴叼着傻虫仰头咽了下去,嘎巴嘎巴,好久没吃肉了,真好吃,活的竟然比死了的好吃。傻虫,卒。文舔舔嘴又窝下去睡了。全剧终。诶!为什么会说活的竟然比死了的好吃,这是吃了两顿?!不对不对,所以其实是……



#4

文收回自己的爪子,用翅膀拨动着,把那只傻虫翻来覆去看了个遍,颜色怎么不太一样,不过这个肥肥的触感,这条虫平时吃得不错啊,然后文收回翅膀,鸟嘴叼着傻虫仰头咽了下去,嘎巴嘎巴,好久没吃肉了,真好吃,果然还是活的好吃。傻虫,卒。文舔舔嘴又窝下去睡了。全剧终。诶!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不对,什么叫果然还是活的好吃,最后一次……

文收回自己的爪子,还没来的及其他动作,傻虫已经从呼吸困难中悠悠转醒。刚清醒的傻虫一阵恶寒,明明什么也没发生,却感觉自己已经死过三次了,似乎还都是被一只长得像眼前这只旅鸫的鸟吃掉的。

“你长得好熟悉啊,我们是不是曾经见过。”话一出口,傻虫就恨不得一头撞墙上,这话怎么听怎么像森林里那条花心狐狸跟别人搭讪的话语。

“……”文心里无数的草泥马崩腾而过,他感觉自己好像被自己的食物调戏了,这种难以言喻的感觉竟让他连心中的疑惑都忘了。

“诶,那个……不是你想的那样……”傻虫立马回过神慌张解释,“我只是感觉,好像被你吃了……诶也不对……我不要被你吃……诶……”

文看眼前这条胡乱比划着的虫,反倒回了神,“我吃素,想被吃掉的话请出门左转,那里有个啄木鸟的窝。”

“你才想被吃掉!生命这么珍贵,怎么可以自己找死!”傻虫反驳道。

“你知道你是什么吗?”这小子缺根筋还是怎么的?文好笑得看着她。

“毛虫啊!”傻虫理所应当的回答。

“一条毛虫跑到一只旅鸫家里,不是过来被吃掉的是过来干嘛的?”文真是被那一脸理所应当的表情给蠢到了。

“可是你不吃肉啊!”傻虫依旧理所应当,“我听我邻居蚯蚓说的呢,那天你路过,都没吃它们,太感谢你了,我的邻居人很好的。”说着傻虫还扬起了一个大大笑脸。

“……”已经是第二次被这条傻虫给堵得接不了话,“……所以你是来干嘛的?还敢咬我?!”

“说着!对不起哈,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呢,感觉你的窝里有魔力,情不自禁就咬了一口。”毛虫挪动着身躯绕着文爬了一圈,“虽然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近距离观看一只旅鸫,但跟我远远见过的旅鸫也没什么区别啊。”

“什么?”上文不搭下文的,文被弄晕了。

“我就是想来看看不吃肉的旅鸫~”傻虫一脸好奇。

“……”文坚信这只虫肯定脑子有毛病,他懒得搭理,把毛虫挤开就又趴着准备歇息了。

“诶诶,你别睡啊,你这多浪费生命啊,整天趴着。我可清楚你呢,总是不爱出门,出门也只是找找粮食,还不爱吃肉,会营养不良的,诶,也不对,吃肉就会吃我,那你还是别吃了,你说你这么懒得动,这肉还是挺扎实的,你是不是在窝里锻炼呢,也不对,我进来那会你就这么摊着balabala……”



 #5
夏初清晨的太阳闪着没有温度的光,今天好像缺少些什么。
这是认识那条傻虫的第几天来着,或许也有一周左右了吧。想到这,那条毛虫是怎么一直都在骚扰自己的呢?好像是自己没有搭理她,然后她就好像不怕自己似的,天天过来叽叽喳喳的,简直比对面树下的麻雀还要吵。安静的世界被打破,文以为自己会很不耐烦,甚至气到不顾自己原则一口吞了那该死的毛虫,然而事实却是,文已经习惯了那条每天都来撩拨自己的傻虫。但今天,那条傻虫不知为何迟迟没有过来。
文突然起身哆嗦两下踏出窝立在枝上。森林里已是一片生机,这么一刻,文突然感觉自己真的存在于这个色彩鲜明的世界里,并不漫长的生命也突然变得有点意思,然而却是因为一条傻不拉几的毛虫,想到这,文觉得真是不可思议。
熟悉的声音突然在窝里响起。
“今天帮邻居蚯蚓家搬了点东西,他们家不知道怎么,家庭成员越来越多了,真神奇……诶,怎么不见着那鸟了?”那条不可思议的毛虫正露出小半段身子挂在窝外,又迂回地露出头摆出个U型,看见了窝外矗立着的旅鸫眼神直发光,“这是被我说动了吗!生命在于运动啊!”
文觉得,会担心这个傻逼的自己才是傻逼。
“走吧走吧,跟我去探索奇妙的世界吧。”毛虫边说边向文靠近。
这个毛虫,明明连个名字也没有,明明一辈子也就是一两个月,明明能去的最远的地方大概就是自己这个窝了,一生看过的景色加起来自己花半天就能看完,说着不知所谓的傻话,自己却那么想要点头答应。
低头望着爬到眼前的毛虫,外界的声音已经变得朦胧,文的眸子里闪着模糊的光芒。他敛着眼睑,叹了口气,真是输给这条毛虫了。
“上来。”文屈膝俯身,背部与尾巴摆出个纤长的弧线抵在枝上。
“诶!这是要我爬到你身上去吗?!”毛虫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这是要干嘛!
“找吃的去,上来。”旅鸫摆摆羽尾,不耐烦的动作想要掩盖住微红的脸。
毛虫爬到旅鸫的脖颈处依旧激动得浑身颤抖,“Oh yeah,出发!!!”
“抓紧了。”旅鸫轻抖调整身姿,让脖子处的某条毛虫稍稍冷静一下,起身飞离了枝头。
寻食只是个借口,或许他只是想看看,那条傻虫眼中的世界,有什么不同。



 #6
“今天的理由就是一起出门找食物!”
自那天过后的第二天开始,那条傻虫就在他家住了下来。或许是自己的某些想法就这么成真了,傻虫邻居家成员越来越多,她当然大义凌然地把自己的家让了出来,当她跟自己说起这个事时,文挪身子空出一小片地,傻虫自以为聪明地想到住在自己这里这个办法,还一脸期待而又害怕自己拒绝的表情等着自己同意,真是……傻不拉几的。
住在一起之后,这只傻虫天天就吵吵着找出各种理由让自己带她出门,比如雨停了过去一片的草地上有很出名的草地节彩虹音乐会,比如家里屋顶哪儿丑了该找什么材料修修补补……她一条小毛虫能从哪知道有什么地方有聚会,没住过鸟窝又怎么知道哪里该改改,找得理由稀奇古怪还没有说服力,但最值得谴责的是,自己竟然每次都不自觉地就带她出门了。
“起来啦文,走啦走啦走啦,家里都没有东西吃了。”傻虫又在耳边吵吵嚷嚷。文就没想通,她这么个小身躯,怎么一天吃这么多东西,家里的粮食消耗速度蹭蹭蹭往上涨。
依旧是那低空飞行的身姿,速度却比原来慢了,就是怕把身上那傻虫给摔下来。
“吃饱了吗?”文低头用喙轻触靠在自己脚边嚼吧嚼吧的毛虫,真是越来越重了,靠在自己身上的力道都大了。自从跟着傻虫住一起之后,每次出门觅食就多了一个环节,就是带出门找到食物之后,先喂饱这条虫,然后再把剩下的打包带走。
“嗯!我准备好啦!”毛虫带着粮食挪着沉重的身体爬上旅鸫的背。
文把食物运回家之后,毛虫又怂恿着旅鸫去外面转悠了几圈。至黄昏,金色的光芒铺在回程的两只身上。
“我听说,森林南边尽头有片樟树林,樟树你见过吗?很多虫都不喜欢这种树,听说闻着就很恶心,但是那天我又忘了听谁说樟树籽好像很好吃的样子。我想去看看,文。”毛虫揪着鸟毛说道。
“你已经很胖了。”文陈述着不可逃避的事实。那片樟树林文是知道的,因为上一个窝,就定在樟树旁,而且他天气回暖迁徙过来时,本也想在那边定居,对于不吃虫的他来说在那边定居再好不过,既安静,食物也多。
“我明白……”毛虫很沮丧地赞同,但仍然在试图说服某只,“可是你知道吗?我有种宿命感,我必须得去那边看看,事实上我也好像去看看。”
“你一天到晚就知道瞎扯。”文干脆地指出,“那边很远,我考虑一下。”
毛虫知道说到这里就是有希望,不能得寸进尺就转了话题。 



#7

文无语地看着一边说话一边吃东西精神却不济地某虫,“你不是最喜欢吃东西吗?怎么还这副痛苦的表情。”

“你不懂这种感觉,浑身无力但还想吃,其实我已经吃到都快吐了,我都快没力气嚼了……”某虫言行不一,继续努力地吞咽食物,“我觉得我好……难受……哇……呕……”毛虫吃着吃着猛然吐出一部分刚嚼碎来不及吞咽的食物,还附带一些白色丝状粘着物。

傻虫瞪着眼睛看着自己吐了一身,崩溃地大哭起来,“哇哇……我最近这是……这是怎么了……文……我是不是快死了……”

“你……”旅鸫望着呕吐物若有所思,没有慌张也没有很在意,反而说起上回的事,“过几天,我们就去南边的樟树林看看吧,你不是说想去吗?”

“我……我这样子……我还能去嘛?……”毛虫哭得快要岔气。

“别哭了。”文叼着一堆干草擦去了污浊,用翅膀上的羽毛轻抚毛虫,“没事的,睡会吧,睡醒了我们就去。”

“嗯……一起去……我想去……”文的声音如同初遇时一样附着魔力,傻虫感觉一阵困意袭来,哭声变成哽咽和抽泣,渐渐睡着了。



#8

再醒来就是两天后了,毛虫意识不清,依旧混混沉沉的。毛虫隐约听到窝口有声音传来,她虚弱地抬头,文逆着光芒站在那,能看清的只有他背上黑羽反射的亮光,还有喉部黑白交错的羽色。真是只漂亮的鸟,看多了才发现这只旅鸫真的跟别的都不一样,身形的弧度,鸟羽的光滑度,羽色的恰到好处,以及那自己向往的能触碰的温暖的体温,毛虫忍不住傻笑着唤了一声,“文。”

文刚回窝,看到的就是那条毛虫挣扎着想要从下半身那薄薄的一层白色半透明物中爬出来,然后突然停了动作望着自己……傻笑。文不知道她在笑什么,反正她一天莫名傻笑的次数也数不过来了。

“不舒服怎么乱动呢?”文迈着步子靠近虚弱的傻虫。

“我想把身上这个东西弄开,我知道这东西的……”毛虫回过神来,依然挣扎着要乱动。

“哦?”文诧异的眼神看过去,他还以为这傻逼真的什么都不知道,“你知道这东西?”

“怎么可能不知道?!”毛虫一脸你他丫是在小瞧我的表情,努力撑开疲惫的眼皮,“这是我上回吐出来的东西。”

文点头,嗯嗯,的确是吐出来的。

“我记得的,上回吐得不多,但是我看见了的,好恶心来,呕吐物都盖在我身上这么一层了,你都不帮我清理一下。”毛虫软弱无力的挣扎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你快来把我弄出来……这东西薄薄一层,怎么干了之后这么牢固。”

文一翅膀扒住乱动的傻虫上半身,盯着被吓住的傻虫,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来“你,说,你,要,出,来?”

毛虫被这一出“突然袭击”吓得定住了动作,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

“乖乖躺着,好好休息,不要想着从这里头爬出来!”文威胁似得话语变得温柔,“我们还要去樟树林,那边很远的,再睡会,我陪你休息。”他真是高估了这个傻逼,不过这种该懂的东西一点都不知道,还真是这傻逼的作风。

“是睡觉嘛?睡觉前要吃东西的……”气息不稳的傻虫嘀咕着,大脑一片空白还隐约记得自己被惯出来的习惯。

“你都不饿。”话虽这样说,文已有起身拿食物的打算。

“嗯,我不饿,诶……你怎么知道我不饿。”毛虫无意识地蹭了一下想要离开的暖源。

“没什么。”那只旅鸫又靠过去,以一种看似压住毛虫实则护住毛虫的姿势闭上了眼,“那就不吃了,我正好也累了。”

“我觉得好困啊,我明明睡了那么久。文,我感觉我要睡一个好长好长的觉,你说这是什么感觉呢?”毛虫越来越没有力气,头脑越来越昏沉,某些意识却越来越清醒,“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呢?其实我明白的,你好像一直都知道什么,但是却不告诉我,告诉我也没关系的,我作为一条虫,经历的已经太棒了,我很满足的。我有一家蚯蚓作邻居,那家蚯蚓真的很好玩,蚯蚓弟弟跟我关系最好了,蚯蚓爸爸也很热心。我还认识了一只旅鸫,那只旅鸫有魔力,他在吸引我靠近,所以我看他不爽咬了他一口,但是你知道吗,后来我竟然和那只旅鸫温暖的相处,你能想象一只毛虫能和一只旅鸫和平相处吗?再后来,我吃过那只旅鸫的食物,虽然那只旅鸫很懒,可是总会带着我出门,我跟那只旅鸫一起看过日出,听过音乐会,尝过溪上游的青草,再次拜访蚯蚓家,还一起睡在一个鸟窝里,那只旅鸫护着我不被别的鸟吃了,那只旅鸫还说要带我去这片森林最南边,虽然我可能已经要去不了了……能认识那只旅鸫真是我最快乐的事,那只旅鸫叫文……”

文并没有睡着,他闭上眼睛就听见了傻虫的嘀嘀咕咕,就如同初遇时的叽叽喳喳。他说不清心里什么感受,这是一种他控制不了的感受,第一次带她出门时也是这样。他想止住心里的感觉,想堵住毛虫的嘴不让她说下去,却又期待着毛虫嘴里能吐出什么话来。

“文,我都从来没听你唤过我……对哦,我好像连个名字都没有。真是难过,可能这是我这辈子一个遗憾的事吧。”她不清楚文干嘛去了,但是能感觉到文很累,所以她轻声低语,这些话,都是说给自己听的。

“章。”似有若无的一个字从闭着眼的文嘴里轻轻滑出。

她好像听见了文说话,然而自己听得不清楚,好像只有一个字。毛虫以为自己幻听了。

“樟树的樟,你想去的樟树林,没有木,你我都无法存活,向往着’木’,所以丢弃’木’;障碍的障,你是我的障。”文没有力气睁眼,吐出的话语却好似千斤重砸在傻虫心里,“我给你名字,章,立早,有一只毛虫,每天都起得很早。”

傻虫好开心好开心,她有名字了,而且是她生命中很重要的存在赋予她的,真好。她已没有多余力气来维持表情,只能勾着嘴角被拖入自然生命循环的长眠。



#9

摆脱了春天的缠绵,夏天终于开始热起来了。

云杉上的一个鸟窝里,传来弱不可闻的清脆破裂声。文将刚刚收拾好的家当放在一旁,嗯,差不多是这个时候了。

抬头入眼是反射着紫光的翅,在身体主人无意识的摆动下,枯黄色的翅身内面时隐时现,看着就似紫线在翅膀上跳跃着,小灰蝶抬着带着白色环纹的触角探出茧。

“文!”小灰蝶眨巴眨巴眼睛,惊奇的看着眼前的大鸟,又自个儿低着头扫视了一圈,“我怎么变成这样子了?”

“……我说……你到现在了,都不知道自己会结茧然后化蝶吗?”文看着毛虫蜕变后的小灰蝶,泄气般无奈地解释。

“我会飞啦!”然而小灰蝶早已兴奋地努力适应着新的身体,并没有听见某鸟的解释。

叹口气摇摇头,总是要败给她,“樟树林?记得吗?还去吗?”

“去去去!我们一起飞着去!”该听清的话没有听清,这种听不清的话却听得清清楚楚的傻虫扑闪着翅膀绕着文转。

然而,事实是……文扑着翅膀就飞离了树枝,刚低身飞跃过一个树杈,回头一望那只小灰蝶努力煽着翅膀跟上他的速度。文停下,屈膝俯身,背部与尾巴摆出个纤长的弧线抵在枝上,“照你这速度,何时才能到?上来。”

小灰蝶扑闪着翅膀仰着头,想到当初某个时刻,那只旅鸫也是这样,伏着身子,头却高昂的抬着回望过来。毛虫这回,扒拉着飞上了旅鸫的脖颈,待触角全都死死吸住旅鸫那圈黑白交错的羽毛后,展开自己的小翅膀。

“Oh yeah!出发!!”

                                             

     2015.10.7 15:16:27                        


2014.08.07

2014.8.7 

姓名:章习 

性别:男 

年龄:17 

身高:181 

外貌:黑发黑眸,长相普通,小麦色皮肤,平时衣着衬衫搭牛仔裤。

 职业:学生 

性格:开朗好动,爱笑,偶尔会毒舌。 

没有陪练员W的人设,所以只有我一个的人设了。 


卖菠菜的少年遇见自己前任的爷爷在遛狗,老爷爷可以认出他来,比如前任曾带他到他家吃过饭之类的,爷爷很久没见孙子然后就很想念拉着问结果少年很尴尬 


章习 

【天色渐黑,暗黄色的路灯打在剩下卖不出去的菠菜上,看了更加没有卖相的菜,抓了放在一旁的塑料水瓶180°倒转过来,让水从瓶口小孔撒在菠菜上】这几把要怎么卖出去啊?【揉了揉头发,想着今天答应回老家有事的邻居帮他卖一天菠菜】差不多可以收摊了,估计也没人来了吧。 


何志爷爷 

天一擦黑,就牵着阿虎出来散步。阿虎还是孙子当年闹着养的,现在他上高中也不住家里,每天倒是这条法斗都给自己解闷了。伺候伺候,早晚遛着,越养越有感情。一路从菜场旁边过的时候,不知怎么小狗就叫上了。一面使劲拉,四下也没看出是什么吓着它。倒有个卖菜的小伙子打眼,年纪特别的小,大概也就跟孙子差不多。……还越看越觉得眼熟。索性扯着狗链上他菜摊子上过去了) 菠菜怎么卖的啊?


 章习 

【听到有人询问,坐在小板凳上立马抬了头,路灯昏暗,只看出是个拉着狗的大爷,便礼貌性笑着】菠菜两块一把,大爷您要吗?【待仔细一看,吓得手上一抖,水瓶掉在地上漏了些许水,头急忙低了下来。这这这……这不是刘志的爷爷吗?忽的想起自己曾经去过他爷爷家吃饭,貌似就是在这附近,一天下来都没遇见的,怎么就快收摊时碰上了。拳头握了握,低咒自己这该死的运气。打定主意装作没认出来,省了自己尴尬。】 


何志爷爷 

拉了一把小法斗扽住了,走近了菠菜摊子。对卖剩下的菜倒也没什么指望,不过好歹整理过扎成捆了,倒也是个仔细的孩子,就是笨手笨脚了些,刚过去就把手里东西摔了)小心点小伙子。…你帮我挑一捆,别多了,我一人吃不了。(说完就拉着还有点激动的小狗看他挑拣。


 章习 

【深吸一口气让自己镇定下来,捡起滚落的水瓶树在一边,双手在菜堆里挑选出一把不太多却卖相不差的菠菜】好的,大爷,给你【利索地将菠菜装进袋子,抬高手臂将袋子递给大爷,头抬起又马上低下,话也不敢多说】

 

何志爷爷 

在男孩抬头时候依稀突然好像有了些印象,接了口袋拎在手里,另一只手拉着阿虎却不方便掏钱,折腾几下差点叫小狗窜出去,索性抬头问可)小伙子,你是何志同学吧?是不是来过家里头的,不然阿虎不会这么热闹。你帮我拉它一下吧,我这钱包实在不好拿。 


章习

 【心中真是悔不当初,听邻居说地点的时候怎么就不多想想!想打着哈哈装作大爷认错人混过去,可是那狗叫得忒欢腾,认命的抬起头,撞上那狗眼,吓得浑身一抖,当初第一次看到那狗,它也是这么盯着自己,然后扑上来把自己搅和的一团糟】诶,大爷你这么一说我也想起了,我是去过你家吃饭,当时……【一不小心触动了过往的回忆,话语停住,转而换了话题】不说了,大爷这狗我还是不敢牵啊,这菠菜就当我孝敬你老人家的,你就收下吧,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东西。 


何志爷爷 

两块钱哪能要你的。(看这孩子似乎确实是怕狗,让他等一等,去一边把狗链拴在一根标牌上,回来掏了两块零钱)小志不怎么带同学回家,不然他那么多同学,还真怕认不出你。可惜他现在住校也不怎么回家,…… 你们一个学校,阿志不像你这么早早出来养家、又懂事。你们肯定是好同学,就多照顾照顾他吧。 


章习 

【感觉大爷好像误会了什么,忙想拒绝递过来的钱】没呢,大爷,其实我今天恰巧放假帮别人看一天摊子,一把菠菜多大点事,就别推来推去了,钱您收着吧。【听着爷爷说的话,倒是讶异了一番,不过那也是曾经的事了。张了张嘴,想说自己已经跟何志已经没有了来往,却看见老人带点落寞孤独和思念的眼神,还有那说话的语气让自己实在开不了这样的口】大爷看您说的,我跟何志……我跟他那可是玩了这么多年的铁哥们,不用您说,那必须得照顾着啊。


 何志爷爷 

能放心交你生意看着,也还是不同啊。何志个不懂事的,……(想念孙子在家的热闹时候,忍不住多念叨了两句。其实也看得小伙子要收摊回去了,念叨之后就不再多说了。两块钱倒也没跟小孩子推辞,拿好菠菜去把一边汪汪叫得口沫横飞的小法斗重新牵回手里 跟男孩又寒暄两句,慢悠悠顺路往回家走。


 章习 

唉……【看着大爷走远的背影,慢慢把剩下几把菠菜堆好,收了摊子,嘲笑自己和个老头子一样叹气,收回思绪,扛着东西沿着街道走回家。】 2014.8.7

江南厨子2015.02.26

人设 姓名:章习 性别;男 职业:厨子 年龄:36 身高:178 外貌:浓眉小眼,体型微胖,一身布衣。 性格:心细善良,容易亲近。 其他:父母双亡,从江南来到京城,赶巧有高价聘请江南厨子的,就进了府里。

【在膳堂外面站了一会,昨天那贵人才走,今儿个又落着小雨,叹口气,估摸着今天主子进膳更加困难,便踏进膳堂又开始动起手来。捞出刚浸好的糯米和粳米,按着七三的比例放入磨盘磨成米粉,熬好的红豆之前已经磨成了泥还冒着热气,将米粉和着红豆放入白案,按压几下便成了小巧的方形。蒸笼刚打开,主子身边的小厮来敲门了。】

【“厨子诶,做份小方糕,主子没这个吃不下饭。”对于刚端走午膳的人又来一趟这种事,自己已经习以为常了。】马上就好。

【手脚利索地将糕点配着竹叶摆好盘,人就立马端了出去,真是着急。也不怕烫,随手拈一块蒸笼里还剩着的糕点放嘴里嚼着,软糯的糯米搭配着香甜的红豆泥,感叹着特地从家乡运过来的材料做出来的味道就是好。】

【进府里一年,听下人们说多了,才明白了一些。这府是那常来的贵人安置主子的地方,不知道贵人是谁,不过能在这京城安这么大个宅子,也明白来历不小。而主子只是个读书人,同自己都是江南人,至于为何会在这里,这不是自己该知道的事,所以闲言碎语听得再多,都是过耳不过脑。】

【自己进府到现在只见过那贵人两次,一次是进府的时候,还有一次,便是前不久,那贵人突然唤人把自己叫到书房,问为何主子身形消瘦了许多。主子喜静,府里只有自己一个厨子,看着每日从主子那端回来的菜越剩越多,多少明白主子是为何,所以自己尽着厨子的本分还原着菜里的江南。琢磨着还未回答,那人叹口气又让自己下去了。】

【又是一块糕点下肚,开始怀念家乡的酒。这里的酒固然不错,但还是更怀念家乡的味道,不过那贵人不让身子弱的主人喝酒,自然是沾不到主子的福气品一回家乡的酒了。】

【咽下最后一口,意犹未尽,糕点果然不管饱。收回心思,动手为自己解决温饱问题才是当务之急。】